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体育

怀念英若识先生

2018-11-30 15:36:44
——怀念英若识先生 2012年2月6日元宵节,手机短信中突然传来英若识先生去世的凶讯,心中一震,沉痛万分。

我与若识先生相识较早。

上世纪80年代初我在吉林艺术学院学习时就与他成为至交,既有师生之谊,又有朋友之交。

这缘于我们对艺术理论、传统文化、历史掌故有共同的嗜好。

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,使我们见面时总有谈不完的话题,每每兴趣盎然、谈笑风生。

那时若识先生是吉林省美协理论委员会主任,又是《吉林艺术学院学报》的副主编。

他出身于文化世家、书香门第,受家庭的影响和熏陶,不仅绘画水平出类拔萃,而且学识渊博、视野开阔,是一位对当代美术影响深远的学者型艺术家。

早年,作为京华旅居关东的画家,若识先生曾随大学者、大收藏家张伯驹先生屡次赴京为省博和艺专采购古今字画。

他于上世纪50年代末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,为吉林省的美术发展和美术教育事业带来了高端的艺术品质,其版画、水彩水粉画影响了该校的几代学子。

在主持《吉林艺术学院学报》期间,他非常重视当代艺术的发展趋势,重视对传统文化的发掘、继承和弘扬,扶植民间美术健康成长。

他十分重视美术理论的研究,扶植新人,奖掖后学,为吉林省美术理论的发展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。

若识先生为人师表,虚怀若谷,淡泊名利。

每次论文评奖,他都主张向年轻学人倾斜,为美术发展预留空间。

他经常说:“我们的职称,教授已经到了头,应当鼓励年轻人在理论上的兴趣和建树。

”1993年春我赴京参观“罗丹艺术大展”,回来后他约我为学报写稿,介绍罗丹大师及其艺术。

因而,我的论文《罗丹:让我们看到了什么?》和我拍摄的中国美术馆广场上罗丹代表性雕塑“思想者”的照片,一并发表在学报上。

他善于捕捉新的学术亮点,以提升学报的艺术品位和学术含量。

1994年我在《吉林日报》上撰文介绍北京琉璃厂的名匾,他得知后立刻让我将原文拿到学报发表,由此可见先生对传统文化的钟爱。

多少年来,若识先生处心积虑、公而忘私地培养新人,提携新人。

我省众多知名美术家、美术理论家都得到过先生不同程度的培养、关怀与帮助。

若识先生出生于满族世家中的文化家族,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,因而对文化和艺术,见识高,视野宽,阅历丰,慧眼独具。

比如,他对民间美术尤其是东北民间剪纸及相关艺术极其关注,付出了大量心血。

1992年,若识先生给予通化王纯信先生关于满族民间剪纸的研究、搜集、整理充分肯定,率先在《吉林艺术学院学报》发表了王纯信的一些文章,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