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法律

可穿戴设备必然到来的革命与挑战

2019-03-09 22:53:58

(原文来自 Wired,虎嗅编译)

当你无法发现问题,但是却需要解决问题的时候,数据能够派上用场。对于Dan Eisenhardt来说尤其如此——他是一位很有实力的游泳健将,已经从事这项运动十几年的时间,从九岁开始就在祖国丹麦开始练习——他在需要自己在游泳时的数据,恰恰是他始终无法了解到的情况,阻碍了他的前进。

可穿戴设备必然到来的革命与挑战

Dan Eisenhardt的项目是1500米自由泳,这是游泳项目里距离长的一项,接近一英里的竞赛被分成了15段100米的间隔。和所有长距离运动一样,节奏是重要的;如果前两圈就打乱了计划时间的安排,可能以后就永远追不上了。还有,一趟要游多快?每段的速度和往常的节奏比如何?站在水池边的教练清楚这一点,一旁观看的父母也清楚这一点。但是在水中奋战的Dan Eisenhardt就只能靠自己的猜测和估计了。

工程学院的繁重学业终迫使Dan Eisenhardt停止了游泳比赛,这期间他为一家管理咨询公司工作。但是不久,在商学院进修的时候,做游泳运动员时期的问题又再次困扰着他。在一堂创业课程的项目上,他想到了一个商业计划:为游泳运动员设计的数据捕获眼镜。于是他与几位同学一起着手实施,但很快得出一个结论:他们选择的运动是错的。游泳眼镜不够大,无法放置屏幕,而且运动员这个群体太小,不足以支撑这款昂贵产品的市场。而加拿大寒冷的天气,却带来了更好的主意。2008年1月,在经过近一年的产品研发之后,四位同学创办了Recon Instruments。

他们的产品Recon Snow是为滑雪爱好者设计的头戴显示设备。从外面看和普通的滑雪装备没什么不同,但是眼镜下面的红点是一个小型的显示器,由一个简单的遥控器控制。主屏幕能够显示速度、海拔和纵向位移速度,内置的GPS能够在地图上提供导航功能,还有带拍照功能的app。通过蓝牙传输,与一台智能连接,滑雪者可以播放音乐、接打、阅读文字消息获取系统通知推送。

目前Recon已经销售了50000台设备,下一代产品也即将面世。而另一款产品,针对自行车爱好者设计的Jet,也在研发当中。

从理论上讲,Recon的产品并没有什么普通智能做不到的功能,如果用户在滑雪和骑车的时候能够使用智能的话。但这是不可能的,至少不冒摔破头的风险是不可能的。

Recon卖给消费者的是发现关键数据的能力,仅仅是关键部分的数据。可穿戴计算设备把智能的威力带出衣服口袋,进入用户的视野,在任何时候都可以使用这种计算能力。

这就是可穿戴设备的意义,也是原因所在——在科技狂热份子20多年的鼓吹之后——我们终于看到这个市场井喷发展的原因。谷歌、三星甚至苹果都在进入这个领域,也已经出现了售出上千台设备的各种小公司。

终将代替智能

一场新设备的革命就在眼前:就像移动和平板设备取代曾经不可一世的PC机一样,可穿戴设备终将代替智能的角色。

从纯科技发展的角度来说,可穿戴设备革命会比之前的移动大潮来得快得多。这都要感谢如今成本低廉的传感器和芯片,让小公司有机会设计生产复杂的可穿戴硬件设备。智能厂商在提供可靠的移动互联服务上下功夫,而可穿戴设备只要在简单的蓝牙连接(或其他协议)上与智能通讯,开始自己的创新就行了,加上Kickstarter的帮助,小公司终于有机会去梦想、打造并销售一款能够与大公司竞争的可穿戴设备,这是在智能时代无法想象的。

如果说人们很快就会用可穿戴设备来替代自己的iPhone,听上去有点可笑。但是不要忘了,十年前当有人说未来使用智能发邮件、上、打游戏、看电影、查日程、做笔记——这些PC机的功能——的时候,也会被说成是可笑的。

一项研究调查显示:智能用户平均每天解锁设备的次数超过100次,我们当中的一些人还要远远超过这个数字。Mary Meeker预计智能有三分之二的用途会被可穿戴设备取代。

实现这一点,仅仅是单一纯粹的功能还远远不够。智能直到iPhone才真正出现了巨大的飞跃,设计元素成为了核心环节,而之前仅仅比较的谁的芯片更快,谁的操作系统更稳定而已。科技公司如今要征服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时尚领域,科技份子们之前自认为知道的许多事情都要改一改了。

“如果你没办法在两秒钟之内搞定你的设备,”Google Glass技术负责人Thad Starner说,“这款产品的用途将大打折扣。”即使在今天来看,智能也无法达到这个要求,试想一下:从裤子口袋拿出,解锁,输入密码,找到需要的app应用,两秒钟早过了。

可穿戴设备减少了这里面的繁琐流程。许多公司产品的卖点恰恰就是Mary Meeker所预见的:可穿戴设备取代了用户与智能之间的许多交互操作。当你戴上谷歌眼镜或智能手表的时候,就获得了一个窗口,可以看到你的,有哪些来电、哪些文字消息和电子邮件,所有这些都是被推送的。

不仅如此,为了减少操作当中所消耗的时间,许多先进的可穿戴设备甚至能够将其变为负值:设备能够在用户之前就知道他想要什么。谷歌眼镜的核心体验其实是Google Now。

但是如何让人们愿意将其戴在身上?

只有当人们愿意将设备穿在身上的时候,可穿戴设备时代才会来临。Misfit(可穿戴设备厂商)的首席执行官Sonny Vu认为,“如今的可穿戴产品就像硅谷的书呆子为他们自己设计的一样。”使用塑料和橡胶材料,并不像任何有风格的配饰。更糟糕的是,大部分运动追踪器都要戴在手腕上,而Misfit的研究显示,有30%的女性表示永远不会在手腕上佩戴一款设备。

Sonny Vu的结论是,可穿戴设备“要么好看,要么就看不见”。谷歌眼镜的问题就是如此,虽然这款产品并不是一个失败的工业设计,但是当一个人在公共场合的时候,戴的眼镜应该是要高度隐形的,仅仅好看都不足够,还要足够时尚才行。可穿戴设备厂商的挑战就在于了解这两者间的区别。

而这个问题又可以归结到两个规律上面,个被称为“蓝牙讨厌鬼(the Bluedouche)”,大概在2007年左右,人们会整天戴着蓝牙耳机到处打,无论耳机设计得有多么漂亮迷人,基本上所传达的信息还是:这个人可能会在任何时候接打——对大多数人来说,这可不是什么礼貌的事情。

可穿戴设备就好像能够让使用者随时跳出当前环境,进入处理自己事物状态的开关。成功的可穿戴设备需要想办法转变所传达的这个信息,一定要是用户愿意表达的信息——即使设备电池没电也是如此。

另外一个被称为“卡车司机帽(Trucker Hat)”,也就是说一款不那么时尚的产品在变得流行之后,其受欢迎程度会迅速降低。每个人都有的,就不是什么酷的东西。这一点在智能时代并不如可穿戴设备那么明显。试想一下,你去参加一个商务会议,每个人都使用和你一样的,问题不太。但是如果你到一个同样的会议,而其他人都戴着和你一样的眼镜,会是怎样呢?或者是同样的型号但是不同的颜色(比如白的、粉的、黄的、蓝的和绿的),就好象苹果的iPhone 5c一样,这个时候的你就像戴着卡车司机帽的人一样。

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在一定程度上与众不同,对于科技产品来说,也不例外。想想苹果传奇的广告系列《1984》和《Think Different》,这些都在将苹果用户与其他“被洗脑的乌合之众”区隔开。但即使苹果也没有预料到,他们生产的电脑会成为表现人格魅力和风格的产品,就像衣饰一样。

而如今可穿戴设备也要归到这个产品类别下面——手表、眼镜以及其他的配饰——这是一个对时尚不那么敏感的消费市场,但是对产品独特性和多样化却有着很高的要求。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