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游戏

联想海尔中兴那些被困的民族品牌们

2019年05月14日 栏目:游戏

文/水上焱智能业界的中华酷联近两年的变化令人唏嘘,而海尔、TCL、长虹、海信这些老品牌的变化,国产品牌支持者看了更是干着急。这些原本

文/水上焱

智能业界的中华酷联近两年的变化令人唏嘘,而海尔、TCL、长虹、海信这些老品牌的变化,国产品牌支持者看了更是干着急。

这些原本雄赳赳气昂昂,代表中国形象的品牌,除了华为一个孤本之外,其他一个个尽显没落姿态。专做的酷派卖身套现走人;中兴、联想年年人事大变动,业绩越来越难看;业界叱咤风雨多年的几个家电品牌,发展越来越保守张口就是天花板。

当然,其实与五年前相比,这些品牌无论市场业务范围、技术实力还是供应链体量上,各自的成长也都不小。所有这些品牌都在国际化中站住了脚,在国外市场发展成绩一直在提高。但就是没有前两年那种到处挥斥方遒、一路凯歌来的带劲。尤其是在华为这个冒尖品牌的对比下,这类感觉更加明显。

那个时候,中兴华为分别拿下欧美、亚非拉市场的通讯设备业务;联想收购IBM的PC业务快速跃升为全球PC厂商;TCL收购阿尔卡特的业务,变身国际高端品牌;其他几家品牌,不仅轮着番的在国内争,国际市场开辟上,少听着是那么回事。

但到今天,能让大家放嘴里品味的品牌故事,也就剩下一个华为了。

为国产品牌代言的成龙大哥

这一方面跟华为连着10年都赌对了未来市场趋势有关,一方面也有华为变态的执行力打底。而重要的一方面是:无论中兴还是联想,亦或者是海尔,近两年都处于人事换代接班期,给公司带来了极大的动荡摇摆。虽说华为创始人表面上也在做换代接班,但其实华为近几年的大小事还是由任正非亲自决策,从今年开始任正非才真正准备退休,华为也真正到了接班换届时代。

40后、50后全面退休,60后还在突起路上,70后80后90后都想着自己创业。前两年的民族品牌们,都是一头包。

老一代的创始人开创团队退下,为公司的发展带来了严重的伤害,对于国内外所有公司都是如此。短期一两年的周期内看起来好像没问题,但过了三年的业务战略规划周期,新一代接班人面对市场的长期战略规划问题就立马显现出来。

历史上接班制度做得的公司要数Intel,但这也只是表面上的。由于2006年之前Intel的接班,都是开创团队成员轮番退休交棒。Intel前几任CEO董事长,诺伊斯、摩尔、格鲁斯、贝瑞特都是按着年纪资历排着队上岗。等开创团队的贝瑞特退下后,新一代领导人欧德宁接班,就立马出现了大问题,致使Intel直接错失了移动互联时期。

而另一个看起来接班制度做得的公司IBM,也仅仅是荣幸的有小托马斯沃森这个富二代接班人。而小托马斯沃森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时候,也差点葬送掉了老沃森一生心血。小托马斯沃森之后,IBM基本上就开始全面抛弃to C业务,越来越像一个纯洁的资产管理公司,实际业务都是高大上的科研项目,过往的PC、服务器业务都是在点的时候卖一大笔钱套现走人。等未来IBM的云服务业务、企业软件业务等等实体业务打包出售后,那IBM就变成了纯粹的资产管理公司了。

回到这几个国内曾经的风云公司身上,情况也是如此。

联想柳传志、中兴侯为贵是早提出退休接班的企业。由于两人或者说1980年代创业的企业家,创业的时候基本都已40多岁,公司合伙人中基本没有同龄的技术管理人才。即便有,也由于公司管理处于一个逐渐专业化的进程,等公司管理遇上国际水平的时候,自己也已经面临退休不愿再出头露面,终只会大力宣传选出来的企业代表。所以大家也不是很清楚公司背后的历史。

等柳传志、侯为贵要退休的时候,就真的是公司的全面换届接班了。而这样的接班对公司来说,那就是伤筋动骨。

柳传志刚从联想退休的时候,直接分配了一个收购IBM电脑业务的大规划送给杨元庆,然后杨元庆带着一众各怀心思的同侪啃了10多年,在柳老爷子的指导下拿下了。

同时像郭为这种一山不容二虎的人物,就直接分家拿着神州数码让其自己奋斗去了。另一个朱立南则成立了一个联想投资有限公司,柳传志还从美国找来赵令欢搭手制衡,一起玩联想控股这个大盘子。

到2004年,柳传志就潇潇洒洒确当甩手掌柜,直接辞了联想集团董事长职位。这跟当时褚时健李经纬牟其中这些身陷囹吾的企业家相比,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,彼时全中国的企业家都跟着眼红,毕竟当时每一个企业家都有难念的经。

中兴侯为贵的退休计划要比联想柳传志慢几拍。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侯为贵跟柳传志同年退休,都是在2004一并退了下来的。但2004年柳传志直接把董事长的职位都退了,而侯为贵当时只是辞了总裁的位置,照旧是中兴董事长。侯为贵这样的企业家,不是能闲下来的人,中兴大小事务都还要过问,只不过换以师长的身份而已。直到去年2016年4月才正式交出董事长的宝座。

侯为贵的退休看起来跟柳传志差不多,2004年侯为贵退休的时候中兴已有了通讯、终端两大块业务。虽然通讯业务重技术、不稳定,但以为主的终端业务却在当时是一个旱涝保收稳定增长的大蛋糕。侯为贵就很放心的把公司交棒给了少壮派。

当时看起来侯为贵的接班方案是稳妥的,是接班接的。而联想大动干戈的接班,闹得满城风雨不被看好。但时隔10多年后回看,两家反而都是一头包。

联想是没有平衡好杨元庆、刘军两人之间的关系,本来一人管运营一人管技术的设想,看起来泾渭分明,等联想内部管理运营全部技术工具化之后。两人之间的冲突就越来越多。

而中兴侯为贵一手捧出来的五虎将:殷一民、史立荣、何士友、韦在胜、谢大雄,各有各的善于,大家都分股权公平平等。5个人背后再通过技术+商务的配对制衡,让少壮派、技术派对垒竞争,看起来一片欣欣向荣。但几年下来就完全变成群雄割据,大家都在为自己的子公司捞利益,越来越不关心总公司集团的利益。

于是中兴隔几年就要出现一次大规模亏损危机。2009、2012、2016三次危机把中兴整得够呛。

联想也好不到哪去,2008、2016年两次巨亏危机让人嗅到其中各种内斗推诿。弄得柳传志还不得不在2009年重新回归担负董事长,来解救危局。

另外几个家电品牌则更加没落,固然这也跟这些品牌没有B2B业务、拿不到核心渠道有关,同时B2C竞争也过于激烈。但格力、美的一样拿出千亿业绩,各个业务品类做得有声有色。所以这也不能完全解释这些品牌的越来越弱的表现。

海尔、TCL、长虹、海信这几个老牌家电品牌,都是国有企业。并且这几个企业中除了TCL之外,其他三家都有严重的改制问题。对比下来中兴侯为贵就明智得多,侯为贵在1992年的时候就于时期,另组了民营控股公司,然后进行国有民营混合控股。还早早的引入了股权激励机制,中兴现有的高管都有自己掌控的子公司。

TCL李东升也在1997年个冒险改制,在国有企业低迷的时期把握住时机实行MBO管理层收购,用业绩换回了大把股权。而海尔、长虹、海信,则没有抓住这1历史机遇。不过今天的TCL一头扎进面板制造行业,还有心开拓企业级业务市场,束缚了TCL冲事迹的步伐。

在2004年柳传志、侯为贵已经进行退休接班的时候,海尔张瑞敏、长虹倪润峰、海信周厚健的改制步伐到了紧张的时刻。倪润峰由于长虹改制过程中出现各种问题黯然离任,交棒赵勇,从此长虹便停滞不前。有长虹这样一个先例,格力、健力宝那边还在打来打去,这边海尔、海信就不敢做大动作了。

但近十几年,海尔、海信以及一大堆国有品牌都在苦心孤诣进行改制。先弄MBO管理层收购,又进军海外市场,在国外成立分部,组建新的业务团体,学习中兴做股权激励给人感觉就是这些品牌近些年净顾着改制了。

2004年长虹倪润峰搞MBO管理层收购引起各界抨击之后,海尔便转向张罗着弄股权激励,好不容易在2006年终于拿出了管理层股权激励方案草案,2008年就经济危机业绩大降了。当年海尔六大高管因此辞职,包括当时时任公司董事、副总经理张智春、董事王召兴、副总经理张世玉、独立董事王超、董事会秘书纪东。

这次海尔高管集体辞职直接造成海尔高管断层,而张瑞敏也临近60岁,到了准备退休的时间。随后近70岁的海尔元老杨绵绵,不得不坚持干到2013年培养新人,等杨绵绵退休的时候已是72岁高龄了。

从2013年开始,海尔团体进入了轮值总裁时期,由高管梁海山和周云杰轮番执掌总裁职位,竞争上岗。

但做为一个国有企业,高管个人利益与集团利益联系并不紧密,接班并没有那末简单。张瑞敏接受采访时,也就这一问题,说了自己的担心:

每个人都要退下来这是肯定的,李嘉诚不退也要离开,这是自然规律。我的压力是,我研究了全世界所有的交接班方式,我认为现在没有成功的,原因是你所有交接的是一个集权的体系,而不是一个创业的平台,所以我的任务,我的压力就是尽快的把海尔打造成一个创业的体系,创业的生态,由此,不管谁来接,不会出现太大的变动。

所以在2013年互联模式红火的时候,张瑞敏拿出了一个创客平台。海尔也算是个主动拥抱互联的传统品牌。个开发自己的上商城海尔商城,还率先布局了物流业务日日顺。

的创客平台,说白了就是打包海尔集团的资源,作为天使投资支持团体内部团队创业,然后让这些团队化整为零面对资本市场融资发展。如此一来孵化出来的公司,国有成分就大大下降了。

这么看来张瑞敏还是有很多改制的想法。

回过头来看华为,华为成立到现在,一直由任正非亲力指导决策,从来没有为了任何管理制度问题而影响业务发展。

不过任正非也早到了退休年龄,整天把IBM创始人托马斯约翰沃森敬摆在案前,梦想着儿子能够子承父业,又殚精竭虑要把儿子培养成下一个小小托马斯沃森。

现在任正非也有意在明年74岁正式退休,而华为学习海尔搞的轮值CEO制度,也到了大考时间。如此赛马赛出来的顾命大臣们,能否保华为新一代繁华30年?

外阴瘙痒该怎么办
外阴瘙痒什么症状
外阴瘙痒是什么病